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梦想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热门小说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

热门小说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

清夏兮兮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古代言情《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》,是作者“清夏兮兮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苏静翕阮攸宁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,母仪天下,辅佐皇帝,需把握前朝后宫的微妙平衡。做的好,是本份,做不好,招来的是帝皇的怒火,天下人的唾骂。唯一能够享受的,也就只有高高在上的荣耀,和天下人皆向往的富贵,每天面对她们这群小老婆,看到她们皆需跪倒在地行礼,日日来请安,这也是她唯一的心理安慰了吧。“众位妹妹请起。”入座后,苏静翕走出来,行了一个大礼,“前些日子婢妾不能来给皇......

主角:苏静翕阮攸宁   更新:2024-02-12 23:40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静翕阮攸宁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热门小说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》,由网络作家“清夏兮兮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古代言情《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》,是作者“清夏兮兮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苏静翕阮攸宁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,母仪天下,辅佐皇帝,需把握前朝后宫的微妙平衡。做的好,是本份,做不好,招来的是帝皇的怒火,天下人的唾骂。唯一能够享受的,也就只有高高在上的荣耀,和天下人皆向往的富贵,每天面对她们这群小老婆,看到她们皆需跪倒在地行礼,日日来请安,这也是她唯一的心理安慰了吧。“众位妹妹请起。”入座后,苏静翕走出来,行了一个大礼,“前些日子婢妾不能来给皇......

《热门小说娇宠入骨:说好的宫斗呢?》精彩片段


“婢妾已经好了,来迎接皇上,皇上不高兴么?”

宗政瑾见她紧盯着他,似乎他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不罢休,叹了口气,“高兴,翕儿来迎接朕,朕心甚慰。”

苏静翕梨涡浅笑,“婢妾就知道皇上会高兴。”

“既然翕儿已经好了,长夜漫漫,不如来做点别的事吧?”

“皇上,婢妾其实……”苏静翕环住他的脖子,咬了咬唇,有些无措。

宗政瑾把她放在床上,“翕儿如何?嗯?”

“婢妾自该好好伺候皇上,”苏静翕挑了挑眉,糯糯道。

宗政瑾也挑了挑眉,明明很害怕,很害羞,却要装的若无其事,反而来挑衅于他。

“放心,朕不碰翕儿伤处。”

宗政瑾对她是满意的,两人已有多日没有行房中事了,只是顾念着她的身子,这晚到底不尽兴。

一轮过去,苏静翕趴在他的胸口上,缓着气,平复情欲。

宗政瑾轻抚她的裸背,光滑细腻,如丝绸一般,“翕儿体力似乎不好。”

苏静翕颦眉微皱,眨着眼睛望着他,“那是皇上太伟岸,体力魄人。”

宗政瑾见她眼睛里倒映出他的两个小小的影子,神情苦恼的说出这样的话,顿时直觉得有一股气流直冲身下。

“那朕定要好好验证,”翻了个身,把她压在身下。

苏静翕瞪大了眼睛,“皇上,唔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苏顺闲带领众人刻意放轻动作伺候皇上,不去看帘帐一眼,这位绝对是福泽深厚。

宗政瑾梳洗完毕,不知为何,踏出门口的一刹那,又转身回了内室,掀开香帐,见人面色红润,呼吸绵长,依旧睡着。

只是一个翻身,身上薄被滑落至香肩,锁骨上点点红梅跃于眼前。

轻笑了一声,给她把被子盖好,才又走了出去。

“好好伺候苏贵人,让她不必去给皇后请安了。”

听瑶等人跪在地,“是,奴婢遵旨。”

“听瑶,什么时辰了?”苏静翕迷茫的睁开了眼睛。

“主子,已经辰时三刻了,皇上卯时两刻离开的,晋封主子为贵人,让主子不必给皇后娘娘请安。”

“嗯,我再睡会,等会再叫醒我,”复又闭上眼睛。

这两天她风头太盛,能不去请安更好,皇后一时半刻应该不会对她下手,毕竟她还是要贤惠的名声的。

用过早膳,没多久,“主子,伊影阁的丽良媛,芷箐苑的杜才人,皓月轩的阮美人来了,”代曼走进来说道。

苏静翕站了起来,“快快让她们进来。”

她是没有想到首先会过来的人里面会有郁洵美的,她的位份比她高,她自然不能打发她走。

相互见了礼,“没有想到丽姐姐会来看望妹妹,”苏静翕客气的说道。

丽良媛端起了桌上的银白点朱流霞花瓷杯,喝了一口,“妹妹这里的茶果真不错,可比姐姐那里的好多了。”

“丽姐姐说的是,妹妹喝着也觉着不错呢,上好的碧螺春,也就姐姐舍得拿出来招待妹妹了,”阮美人也紧跟着说道。

苏静翕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意思,话里话外都隐隐透着一股讨好之意。

顺着她们的话,“瞧你们说的,我也就这么一点茶好点了,哪里比得过前些日子皇上赏赐给姐姐的金丝香木嵌蝉玉珠呢。”

果然见另外两人的笑容僵了僵,苏静翕只当作没看见,不等她们说话,继续说道,“不知道姐姐和两位妹妹前来,可是有什么事?”

“只是来探望妹妹的,昨儿个听闻妹妹腿伤了,就想着来的,只是……所以才选择在今日,与两位妹妹一同前来,”丽良媛倾城一笑,款款说道。

“是啊,大家都住的近,同处东六宫,又是同一批的秀女入宫,感情自然不同,姐姐说是也不是?”阮美人也顺着话说。

苏静翕轻笑,“大家都是姐妹,入宫都是伺候皇上的,实在不该分彼此。”

“姐姐当真这么想?”从进门就没有说话的杜婉兮说了第一句话。

苏静翕转头看着她,朱唇轻启,“难道妹妹觉得不是?”

“妹妹如果改变主意,还请告知姐姐一声,姐姐随时恭候妹妹,”丽良媛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拒绝,话也不说死。

苏静翕点点头,“这是自然,今日多谢姐姐美意。”

几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。

“主子,丽良媛她们是什么意思?”听瑶一直站在一旁,听的很清楚。

“主子千万不能答应,”代曼也连忙说道。

苏静翕拨了拨茶盖,“你说为什么不能答应?”

代曼知道这是表忠心的时候了,也不含糊,直接说道,“如今小主已是贵人,且有几分圣宠,对丽良媛十分不利,如果答应了她们,小主会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苏静翕却知道她的意思。

不仅是她们,如果她答应了她们,只怕皇后和舒贵妃也会彻底看不惯她,更重要的是,还有皇上,只怕他是最不希望她这么做的人了吧。

走到梳妆台,拿出一支喜鹊登梅簪,递给代曼,“你做的很好,以后也应当如此。”

又拿了一支银雀钗给听瑶,不厚此薄彼,“你们伺候我,只有我好了,你们才能好。”

“奴婢明白,定当好好伺候小主,”二人皆福了福身。

赏的东西好不好都在其次,只是这到底是一种肯定,一种认可。

皇上一连五日都宿在了醉云坞,所有人都很高兴,唯独苏静翕忧心忡忡。

这晚,被翻红浪,鸳鸯交颈过后。

苏静翕微微堵着唇,委屈道,“皇上……”

今晚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,动作很是粗鲁,她完全承受不住。

宗政瑾皱了皱眉,把人往上提,“安置吧,朕不碰你了。”

苏静翕靠在他的怀里,应了声,抱着他的腰闭上眼睛。

许久,宗政瑾都没有入睡,看着枕边人的睡颜,“翕儿,千万不要变。”

苏静翕哼哼的翻了个身,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睁开了眼,眼里一片清明。

宗政瑾嘴角上扬,闭上了眼睛。

第二日,苏静翕终于决定去给皇后请安了。

路上,“给贤妃娘娘请安,”苏静翕远远看到贤妃的仪仗,站立在一边行礼。

贤妃挥了挥手,轿撵停,“起吧,苏妹妹,几日不见,身子可还好?”

“婢妾已经大好了,劳娘娘费心,”苏静翕如平常的说道。

贤妃轻笑,“既如此,就陪本宫一起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虽然贤妃面相温和,眉眼露笑,苏静翕却不敢真的把她当作一个好人。

既入了宫,还能有多少好人呢。

就凭她在后宫里是除了皇后,唯一一个诞下二公主,养育至今的人,苏静翕就不能小瞧她。

皇后面前,即使如今身居高位,却十几年如一日,始终恭敬如一,伺候周到,这份隐忍便值得苏静翕学习。

入了大殿,苏静翕即使再努力减少存在感,也依旧躲不过她人的眼刀子。

“苏妹妹,好久不见呢,本宫还当再也见不到妹妹了,”淑妃捏着帕子,毫不避讳的说道。

苏静翕闻言淡笑,“怎么会呢,妹妹这几日不能来给皇后娘娘请安,不能来陪各位姐姐妹妹说说话,心里始终惴惴不安,这不,腿一好了就赶紧来了,姐姐怎么会觉得见不到妹妹呢。”

你咒我,我恶心你。

“苏妹妹养了几日,这嘴啊,是越来越伶俐了,”湘婕妤芊手指着苏静翕,一副打趣的模样。

苏静翕也不再计较,顺着她的话,“可不是,人长大了总得学会点什么吧,妹妹吃的多,自然都长在嘴上了。”

话音才落,一片娇笑,也不知道到底是有几分真心,真真假假,也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了。

“皇后娘娘驾到。”

“臣妾/嫔妾/婢妾给皇后娘娘请安,”众人皆行礼。

要说皇后,也真的够悲催的。

作为人妻,相夫教子,繁衍子嗣,需恪尽内人之责;作为皇后,以身作则,统率六宫,需为皇帝打理后院;作为国母,母仪天下,辅佐皇帝,需把握前朝后宫的微妙平衡。

做的好,是本份,做不好,招来的是帝皇的怒火,天下人的唾骂。

唯一能够享受的,也就只有高高在上的荣耀,和天下人皆向往的富贵,每天面对她们这群小老婆,看到她们皆需跪倒在地行礼,日日来请安,这也是她唯一的心理安慰了吧。

“众位妹妹请起。”

入座后,苏静翕走出来,行了一个大礼,“前些日子婢妾不能来给皇后娘娘请安,还望皇后娘娘恕罪。”

皇后连忙示意旁边的宫女扶起她,“苏妹妹未免也太规矩了些,前些日子妹妹腿上有伤,不能来请安情有可原,况且那还是皇上亲口吩咐的,妹妹不必担忧。”

成功的见到其他人脸色皆变了,愤恨的目光都投向了她,这才又说道,“慧林,去本宫库里拿几味上好的药材给苏贵人。”

“婢妾有罪,娘娘的赏赐实在不敢受,”苏静翕推辞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