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梦想文学网 > 女频言情 > 此时相望不相闻

此时相望不相闻

布丁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李云朗恨容雪心,恨她李代桃僵,处心积虑嫁给他,害他和心爱的女人不能在一起。因为这份恨意,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和报复她,让她一次次怀孕,再让她一次次失去孩子,生不如死。容雪心想腾出位置,成全李云朗和她的姐姐,可他不许,他就是要折磨羞辱她。直到她在他的怀里香消玉殒,他才后悔莫及,可惜,那个傻傻爱他的女人再也不会回来!

主角:容雪心,李云朗   更新:2022-07-15 23:50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容雪心,李云朗的女频言情小说《此时相望不相闻》,由网络作家“布丁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李云朗恨容雪心,恨她李代桃僵,处心积虑嫁给他,害他和心爱的女人不能在一起。因为这份恨意,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和报复她,让她一次次怀孕,再让她一次次失去孩子,生不如死。容雪心想腾出位置,成全李云朗和她的姐姐,可他不许,他就是要折磨羞辱她。直到她在他的怀里香消玉殒,他才后悔莫及,可惜,那个傻傻爱他的女人再也不会回来!

《此时相望不相闻》精彩片段

“夫人,您,您又怀孕了?”丫鬟小环苍白着脸问。

小环是她的陪嫁,几年前随她一同嫁入侯府,目睹容雪心前几次怀孕,侯爷是如何残忍的把孩子打掉,小姐几乎丢了性命。

容雪心点了点头,心头酸涩无比,但是目光落到了梳妆台旁,李云朗写好的休书上,目光却是一下子坚定了许多。

她下意识的抚摸着还平坦的小腹,之前被李云朗以那么残忍的手段拿掉孩子,这个孩子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住,她不想这一世连做母亲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“哐珰”一声,房间的门被人大力推开,李云朗已经一脸怒容的立在门口。

“侯爷……”小环慌忙行礼。

话还没说完,对方就是狠狠一挥手:“滚出去……”

小环不敢停留,但还是不放心的看了容雪心一眼,才面色惨白的出了房门。

下一秒,容雪心已经被人一把拎了起来。

“李云朗,你放开我,休书我都已经替你拟了,从此你我一别两宽,再无瓜葛了……咳咳……”容雪心话还没有说完,脖子就被李云朗掐的喘不上气儿了。

“容雪心,你就这么想与本侯再无瓜葛吗?”李云朗深潭似的黑眸里闪过凌厉,他欺身上前,狠狠的把容雪心抵在梳妆台上。

容雪心暗暗握紧了手中的拳头,将目光瞥向一旁:“我腾出位置,难道不好吗,休了我,你便可如愿以偿的和姐姐……”

不等容雪心说完,喉咙再次被李云朗死死的摁住,李云朗目光阴狠的盯着他,面目狰狞:“贱人,就凭你,也配提雪如的名字!当初,你李代桃僵,处心积虑嫁入侯府的时候,怎么就没想着离开,如今你我旧债未清,我未允你离开,你就想走?休想!”

容雪心只觉得喉咙被他压的生疼,后背搁在梳妆台上,也是动弹不得。

“李云朗,我已经流了好几个未出世的孩儿赔罪,难道还不够还你的债,而且我早就跟你说过了,姐姐的事情,根本就与我无关,我当时替姐姐出嫁,不过是为了两家的体面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脸上就被李云朗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。

“住口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妄想在本侯面前巧言令色,哼,容雪心,你好好看清楚自己的位置,你想要离开侯府,得本侯点头。”

说完狠狠的一把提起纤弱的容雪心,毫不怜香惜玉的扔在冰凉的地板上。

容雪心被硬生生的丢在地上,后背着地,一阵生疼,还未及反应过来,李云朗已经粗暴的压住了她的身子。

“李云朗,你干什么?”容雪心惊恐的瞪着眼前疯狂的男人,拼命的挣扎着,不行,自己如今有了身孕,岂能和他做那种事情。

见容雪心竟然还敢拼死反抗,李云朗更觉愤怒无比,他一把抓住她的手,按在肩膀的两侧。


“李云朗,你快放开我。”见他如此,容雪心顿时变了脸色,侧脸狠狠的一口咬住了李云朗的手臂。

趁着李云朗负痛的时机,容雪心随手拔下头上的簪子,狠狠的朝着李云朗扎了过去。

李云朗冷笑一声,侧脸避开容雪心的迎面一击,下一刻,容雪心的手腕已经被李云朗死死的钳住:“长本事了,敢跟本侯动刀动枪的。”

容雪心只觉得骨头好像都要被他捏断了,但还是死命的咬着嘴唇,不发出一点儿声音。

“啊……”一股剧痛席卷而来,容雪心眼角儿的眼泪终于滑落下来,她颤声哀求着:“不要,你放开我……”

见她如此痛苦不堪,李云朗却觉得心里一阵爽利:“怎么,这就受不了了,你知不知道,新婚当夜,雪如受了多大的屈辱,你知不知道,这些年,她是怎么过来的?”

容雪如,她的嫡姐,李云朗此生的最爱。

几年前,兴安侯府和永定侯府喜结良缘,谁知道新婚当日,嫡姐容雪如突然不知所踪,永定侯府不肯放弃巴结兴安侯府的好机会,便让庶女容雪心李代桃僵,嫁入侯府。

她如何能知道,当日的容雪如,是在回城的路上,被一帮山匪挟持,并留在山寨整整三个月。

当被李云朗千辛万苦寻得的时候,早已疯疯癫癫。

而李云朗将这一切罪孽都归在了毫不知情的容雪心身上,只当她是踩着嫡姐的鲜血飞上枝头,这几年对她更是百般折辱。

“姐姐的事情,我不知道,你为什么从来都不相信我的话。”容雪心只觉得小腹一阵阵刺痛,浑身早已被冷汗湿透了。

“怎么,你不是上赶着要嫁到兴安侯府吗,今日你这幅样子做给谁看?”见眼前的女人毫无生气,李云朗心头一阵厌恶,狠狠的站起身来。

蜷缩在地板上的容雪心衣衫凌乱,身子也是瑟瑟发抖。

“容雪心,告诉你,本侯一定会把雪如娶进门,而你……”李云朗居高临下的傲视着容雪心,冷酷无情,“就好好留在府里给她赔罪。”

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门。

容雪心紧闭着双眼,任眼角儿的泪水肆意流淌,小腹也是阵阵抽痛的厉害。

双腿间似有液体涌了出来,她的心狠狠一抽,下意识的伸出手去,果然是一片血红。

不行,我的孩子不能有事。

李云朗离开了院子,躲在院子外面的小环赶紧机灵的奔了过来。

正好瞧见容雪心身下的血红,连连惊叫:“夫人,您,您流血了……”

“快,你快去找子辰,快去……”容雪心惨白着脸,一把抓住小环的手。


百草轩。

透过敞开的窗户,天上灿烂的阳光照耀在床头上,容雪心终于迷迷糊糊的转醒过来。

刚想起身,就觉得浑身酸痛的很。

“夫人,您醒了,可吓死奴婢了。”小环听到里面的动静,赶紧奔到了窗前,一脸的焦急。

容雪心虚弱的依靠在床头,面无血色。

东子辰绕过屏风,亲自倒了一盏热水,俊美无双的脸上,尽是关切:“雪心,他这般待你,为何你还不肯离开兴安侯府?”

是啊,她为何不肯离开兴安侯府,不是她不愿意,只是她不甘心被人冤枉侮辱,这些年,她一直默默忍受着众人的指责,可是她一直都在等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。

就算是前几次,李云朗用那么残酷的手段拿掉了她的孩子,可是她还是倔强的不肯离开。

可如今看来,到底是自己错了,大错特错了,这个狠毒无情的男人,早就已经给她定下了罪名,哪里还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。

“子辰,这一次,我想离开了,你可愿帮我?”

“你真的下决心了?”东子辰闻言心头一喜,连忙道。

容雪心轻抚了抚小腹,耳畔又是响起了大夫的话,夫人身子孱弱,血气不足,再加上之前多次滑胎,这次若是保不住胎儿,只怕日后,再难有身孕了。

“是的,子辰,我想离开侯府了,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。”

“好,我马上去安排,你等我消息。”东子辰说完,站起身来,快步出了院子。

好不容易下决心离开兴安侯府的院子,容雪心自然不会再返回了。

在院子里待到第二天的时候,东子辰就带来消息,两日后就正式安排她离开。

见这两日待得还算安稳,看来李云朗是没有找到这个地方,容雪心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,心中甚至悄悄盘算往后的打算。

“不行,你不能进去。”小环急急的声音把容雪心的思绪强拉了回来,她刚走到门口,还没看清怎么回事,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记耳光。

“你果然躲在这里。”

容雪心本就身子孱弱,猝不及防的被人重重一击,脚下一个踉跄,跌倒在地,额头正磕到几案的尖角上。

“夫人,您,您流血了。”小环惊叫一声,赶紧冲上来扶着她。

容雪心抬手轻抚着受伤的额头,这才抬起头来,正对上一张表情扭曲的脸:“姐姐,你也认为,那件事情,真的是我做下的吗?”

对方狠狠的盯着她,咬牙切齿的道:“不是你还有谁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,你在府邸里面一直装得胆小怯弱,没想到心思竟然这般恶毒,新婚当日,你那般害我,不就是为了取代我嫁入侯府吗,如今还假惺惺的跟我说这些。”

看来她这些年真是受了不少苦,昔日里高高在上,意气风发的永定侯府嫡长女,如今瘦骨嶙峋,面目狰狞,是非不分。

想起自己如今已经有了决定,真相是什么,或许已经不重要了,容雪心忽然释然的笑了:“姐姐,你大可放心,我既然已经决定离开李云朗,离开兴安侯府,往后自会走的远远的,侯爷那般爱重姐姐,这兴安侯夫人的位置,已经是姐姐的了……”

“想这么容易就离开我兴安侯府,看来,本侯的话,你是没听进去。”李云朗寒彻如冰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。

李云朗大步走到她的面前,大手掐住她的腰,凑了上去……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