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梦想文学网 > 女频言情 > 重启之人生赢家

重启之人生赢家

老阿沈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在熟悉的房间醒来,曾经的过往像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。当年,江河是个赌徒,家里的全部家当都被他挥霍一空,甚至稍有不如意便对妻女拳打脚踢。后来,心灰意冷的妻子带着女儿在高楼一跃而下。失去亲人之后,他痛改前非,利用三十年时间,打造出一个让世界颤抖的商业帝国。如今江河回到悲剧还未发生的时刻,他发誓不会让历史重演……

主角:江河,林雅   更新:2022-07-15 23:22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河,林雅的女频言情小说《重启之人生赢家》,由网络作家“老阿沈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在熟悉的房间醒来,曾经的过往像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。当年,江河是个赌徒,家里的全部家当都被他挥霍一空,甚至稍有不如意便对妻女拳打脚踢。后来,心灰意冷的妻子带着女儿在高楼一跃而下。失去亲人之后,他痛改前非,利用三十年时间,打造出一个让世界颤抖的商业帝国。如今江河回到悲剧还未发生的时刻,他发誓不会让历史重演……

《重启之人生赢家》精彩片段

“江河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”

“是你害死了我和你的女儿!”

“结婚五年,你一事无成我不怪你,整天酗酒打我,我也不怪你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这是我选的,我认。”

“但你为什么要拿着幺儿救命的钱去赌博,那是幺儿救命的钱!”

江河躺在床上,一幅幅画面出现在脑海里。

这是一间足有八十平米的豪华单人医疗间,能躺在这张病床上的人非富即贵,但江河身边却没有一个亲人为他送行,只站着两个秘书。

他的脑海里都是妻子和女儿从高楼上纵身跳下的场景,除了这个画面再无其他。

或许这就是人们说的死亡回放,在生命结束的那一刻,江河的意识回到了让他遗憾终生的一幕。

那是她妻子和女儿逝去的画面,也是这血淋淋的一幕,让江河幡然醒悟,最后打造出了一个让世界都颤抖的商业帝国。

“滴滴……”

仪器成了一根直线,这代表着一代商业巨鳄江河的生命走到了尽头。

“粑粑……你睡着了吗?”

耳边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,有点怯生生的,好像对他有一种来自心底的恐惧。

“粑粑,能不能别睡觉了,妈妈在房间里哭,哭的可伤心了。”

手上突然传来触感,一只瘦弱的小手抓在了江河的手臂上。

“粑粑,你能去看看麻麻吗,妈妈真的哭的好伤心。”

“粑粑,就当幺儿求求你了好不好?”

不到四岁的江幺儿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,眼中满是焦急和害怕,她还没有见妈妈哭的这么撕心裂肺过。

就算是爸爸打妈妈时,妈妈都没有这样哭过。

耳旁不停传来熟悉的声音,让江河猛的睁开了眼睛,当看到江幺儿那大大的眼睛和枯黄的面孔时,江河愣住了。

“幺,幺儿!”

他真的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女儿,江河激动的伸出手想要抓住江幺儿,可手才伸到一半,江幺儿就害怕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。

江幺儿看着江河,牙齿死死的咬在嘴唇上,眼睛里满是害怕。

“粑粑,幺儿知道吵醒你你会生气打人,幺儿给你打,只要粑粑出去看看麻麻,幺儿就不怪粑粑。”

小幺儿闭着眼睛语气坚定,仿佛在等待着江河那一大巴掌落在脸上。

但这一刻江河却是彻彻底底的愣住了,这一幕是何其的熟悉!

他还清楚的记得,在林雅抱着幺儿跳楼的前一天,幺儿就来找过自己,而醉酒被吵醒的他,一耳光扇了过去。

因为在那一天,他输了幺儿做手术的钱,正心情烦躁。那一晚,他并没有跟着幺儿出去。

打完幺儿后,江河除了怒骂一句再烦我就打死你,就没有再多说一句话,倒头就给睡了下去。

如果那一晚他出去看一看林雅,可能一切都能改变!

江河看了一眼杂乱的卧室,地上满是烟头,墙壁上的墙漆有不少掉落,露出里面的泥沙。

在那破烂的床头旁边放着一张日历,这日历上的日期明明白白的告诉着他,他回来了,回到了三十年前,那个遍地都是黄金的时代。

那个妻子正准备带着女儿跳楼自杀的前一个夜晚!

一切,都还来得及!

江河激动的从床上起身,可能是听到了江河的动作,江幺儿的眼睛闭的更紧了几分。

“粑粑,能不能轻一点打,幺儿怕疼。”

江幺儿小心翼翼询问的模样就像在江河心口开了一枪,让江河的眉头拧成一团,就连眼睛都在不经意间布满了血线。

上一世的他,是何其的畜生和愚昧,这一刻,他只感激上天愿意再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。

江河的手紧紧抓着江幺儿的手臂,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在眼眶中打转,“幺儿,对不起。”

“爸爸这就出去看你妈妈,从今天以后,爸爸不会再让你和妈妈受一点伤害。”

“放心,爸爸,一定做到!”

这话好似是对幺儿说的,更是对他自己说的。

江河牵着江幺儿的手走出房间,客厅和卧室一样,家具破破烂烂,电视柜上并没有电视。

家里结婚时买的黑白电视,早在结婚第二个年头就被赌博输光了钱财的江河给卖了。

在客厅一张破破烂烂的椅子上,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子正坐在那里。

随着江河走到女子的旁边,当看清楚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带着一个青色的巴掌印时,他一时间竟有些哽咽。

这一巴掌,是他昨天亲手扇在林雅脸上。

“老婆……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身旁突然传来江河的声音让林雅的笔顿了一下,明明已经决心去死了,明明知道这个男人说的一个字都不能信,明明遗书上已经写满了跟这个世界道别的话,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眼眶发热。

江河这话就像是点燃了林雅心中所有的委屈,怒气如翻江倒海般蜂拥而来。

“你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?”

“你知道这一笔钱对幺儿有多重要吗,那是幺儿救命的钱,那把钱输了,幺儿还怎么活!”

林雅撕心裂肺的指着江河,她没了往日的畏畏缩缩,哪怕江河走到她身边她都没有害怕,相比于肉体上的疼痛,治病的钱消失更让她绝望,没有人知道在前一刻她是有多绝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