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梦想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畅读全文我是相府嫡出女,庶姐却成了皇后

畅读全文我是相府嫡出女,庶姐却成了皇后

叶尘火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《我是相府嫡出女,庶姐却成了皇后》,是网络作家“谢云裳萧澈”倾力打造的一本穿越重生,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,小说内容概括:弄枪,难以操控的长鞭在她手里似活了一样,每次出手必定有人倒下。“我看你们谁敢!”护卫队伍中不断有人倒下,依旧有人朝着云裳冲过来。云裳带过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这些人都是战场上拼杀过的,打些护卫不在话下。没过一会,云沧带来的那些护卫便溃不成军。云沧大怒,“云裳,你这是想要弑父吗?!”......

主角:谢云裳萧澈   更新:2024-02-16 21:12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谢云裳萧澈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畅读全文我是相府嫡出女,庶姐却成了皇后》,由网络作家“叶尘火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《我是相府嫡出女,庶姐却成了皇后》,是网络作家“谢云裳萧澈”倾力打造的一本穿越重生,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,小说内容概括:弄枪,难以操控的长鞭在她手里似活了一样,每次出手必定有人倒下。“我看你们谁敢!”护卫队伍中不断有人倒下,依旧有人朝着云裳冲过来。云裳带过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这些人都是战场上拼杀过的,打些护卫不在话下。没过一会,云沧带来的那些护卫便溃不成军。云沧大怒,“云裳,你这是想要弑父吗?!”......

《畅读全文我是相府嫡出女,庶姐却成了皇后》精彩片段


谢家先祖帮着楚家先祖打下了江山,二人是很好的朋友,楚家开国皇帝亲封的忠勇侯,爵位世袭。楚家人做一天皇帝,谢家就做一天忠勇侯。

谢家后世历代都有人从军,在军中威望超过了皇室,惹得皇室忌惮。

忠勇侯府如今已无人在朝为官,但门下旧部遍布整个大楚军队。

外公念旧,府上养了不少因伤病年迈退下来的士兵,虽说他们不能上场杀敌,可比一般护卫强的多。

关键是,这些人忠心!

为了侯府,命都可以舍弃。

他们比云裳更早一些知道了这件事,一个个无比愤怒,他们侯府的大小姐就让人这么欺负?

奈何侯爷和谢缨慧再三阻拦,让他们不要冲动,只能躲在这侯府看着。

本就要憋不住了,此刻听到云裳的话,瞬间被点燃了。

“兄弟们,抄家伙,居然欺我侯府大小姐,当我们这些人是死的吗?!”

“裳裳,怎么做你尽管说,叔叔们今天就算拼了这条命,也不能让那女人得逞!”

云裳看着这些叔叔伯伯们,眼眶微红,心中无限感动。

前世,她得知此事后去找了外公,被外公劝说住,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嫁进丞相府,结果呢?

侯府的隐忍退让,换来的却是灭门抄家的下场。

这一次,去他娘的隐忍。

“上马,冲!”

云裳吹了声口哨,外公送她的那匹马狂奔而来,翻身上马,朝着主街狂奔而去。

*

京城今日十分热闹,城里的百姓都跑出来翘脚看着迎亲的队伍。

迎亲不稀罕,稀罕的是当朝右相居然又成亲了。

百姓们还记得当年刚入朝为官不久的云沧,迎娶忠勇侯府大小姐的那场大婚。忠勇侯府本就兴旺,又是唯一的女儿大婚,那排场,每每谈起都令人咋舌。

没想到今天,娶了忠勇侯女儿的云沧,还敢娶别的女人。

那位谢家大小姐可活得好好的!

“谁知道新娘子长什么样?能把丞相迷成这样。”

“听说是丞相早年旧爱,那时候丞相还是五品官,外出查案遇到追杀,被这位所救,二人情投意合私定终身。”

“那怎么还娶了侯府的大小姐?”

“哎,造化弄人,本来回京城就要成亲,谁知道归程又遇到追杀。这位新夫人为了救丞相,带人引开了追兵,因此下落不明,前些日子才被丞相找到。

才知道原来新夫人当年离开的时候已经怀有身孕,生下一女独自养大。”

“那怎么才回来?”

“说是受了伤,伤到了头,忘记自己是谁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可这抬进府不就成了,怎么会——”

“你们有所不知,据说是云夫人听丞相说完此事后极为感动,不想让丞相做忘恩负义之人,亲自提出让丞相迎娶这位恩人为平妻,共同侍奉夫君。”

“云夫人真是知书达理、贤良淑德。”

“没错,她们三人这故事,也称得上一段美谈。”

早在一个月前,京城就有一些言论传出,说云沧找到了当年私定终身最后分开的心爱女人,茶楼酒肆里都是关于两个人的爱情故事。

故此今日大婚,没有什么负面言论,都是祝福的话。

这场大婚虽赶不上云沧当年迎娶谢缨慧,却也算的上豪华,新娘子要走的那条主路上,都铺上了红绸。

但就在这时,发生了变故。

“驾!”

“那边是什么人?不知道今天是丞相大婚吗?怎么当街捣乱。”

“快让开,人冲过来了。”

“谁那么大胆?就不怕得罪丞相府?”

“还能是谁?是云家大小姐带人来了。”

京城人很熟悉这位云家大小姐,母亲是忠勇侯府唯一的小姐,父亲出自世代为官的云家,她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,京城最金贵的小姐。

有人说她会像云家人一样,满腹经纶,成为京城第一才女。

也有人说,她会和谢家人一样,有勇有谋,巾帼不让须眉。

结果……

她琴棋书画样样不通,骄纵任性妄为,成了京城闻名的草包纨绔大小姐,但凡她出现,能躲多远躲多远。

先前就有人猜测,丞相大婚这位大小姐怎么能同意,这不,人来了。

看这架势,今天有大热闹可看了!

*

迎亲的队伍走的很慢,一边走一边朝着街道两旁撒些铜板,还有侍女跟在队伍两侧撒花,队伍后面跟了密密麻麻一群看热闹的百姓。

云沧今日很高兴,终于可以迎娶自己心爱之人进门,完成当年的承诺。

文韶丽坐在轿子里,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,脸上露出满意的笑。

她能感受到这场大婚的风光,从今天起,所有人都知道她是相府的当家主母了!

谢缨慧算什么?

忠勇侯府了不起?

今天,她就要——

“不好啦,要杀人啦。”

文韶丽正在得意的时候,突生变故,外面百姓惊慌大喊,她坐的轿子一顿摇晃,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扔到了地上。

“混账!你这是做什么?”

云沧瞪大眼睛看着冲过来的云裳,她不是在侯府吗?谢绍居然没拦住她?!

“父亲,倒是女儿想问问你,您这又是在做什么?”

云裳带着人拦在路上,一鞭子抽过去,周围百姓四散逃开,轿夫也因受伤被迫停下。

看着对面春风得意的云沧,云裳心里恨极了。

云沧面色阴沉,对被云裳当街拦阻十分不满,“混账,你娘就是这么教导你的?来人,立刻把她带回去。”在云沧看来,云裳这行为丢人现眼至极。

云沧早就防着出事,迎亲队伍后面跟了不少护卫,立刻上前朝着云裳冲过去。

云裳看着一哄而上的护卫,冷笑一声,手里的鞭子朝那些人甩了过去。

她打小不喜琴棋书画,最爱跟在外公身后舞刀弄枪,难以操控的长鞭在她手里似活了一样,每次出手必定有人倒下。

“我看你们谁敢!”

护卫队伍中不断有人倒下,依旧有人朝着云裳冲过来。

云裳带过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这些人都是战场上拼杀过的,打些护卫不在话下。

没过一会,云沧带来的那些护卫便溃不成军。

云沧大怒,“云裳,你这是想要弑父吗?!”


“大小姐来了。”

“大小姐您来评评理,是锦绣跟小金先动的手,不关我们的事。”

“大小姐……”

这些人一见到云烟,刚刚还瑟瑟发抖的几个下人,跟见到主心骨一样,请云烟做主。

“二妹,她们在说什么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云烟朝着云裳走过来,在她面前站下,故作疑惑。

“呵!”云裳瞥了眼云烟,别以为她看不出来这些人得了谁的授意,跑这装什么小白花?

“你不是受伤了,又是为何到这来?”云裳嘲讽道。

听了云裳的话,云烟笑着回应:“有人告到了娘那边,说府上有人打起来了,让娘派人来看看。我正好在娘那边,顺道来看看。

太医说,我的伤势无碍,平日里应该多走走。”

这一番话看似在解释,实际上是在挑衅。

如今府上还是谢缨慧掌管,却有人跑去找文韶丽处理。

言下之意,大家已经默认了文韶丽才是当家主母!

从云裳带人拦阻了文韶丽嫁进来那日起,云烟和云裳就被放在一起比较,想看看最后谁才能成为这相府的嫡女大小姐。

很多人觉得云烟之所以输,是因为云裳背后站的人是忠勇侯谢绍。

若是没有忠勇侯在,云裳方方面面都比不过云烟。

云裳,完全是仗势欺人。

云烟的长相本就偏柔弱这种,如今受了伤脸色苍白,看上去更加柔弱了。如此一来,她对面傲然而立的云裳,被衬托得更凶了。

哪怕云裳还什么都没做,就被人心里认定为恶人。

云裳前世就吃了类似的亏,云烟惯会伪装示弱,尤其是那些男人,很吃这一套。

她无论怎么解释争辩,都没人相信她的话。

这一次!

云裳冷眼看向云烟,“是谁不懂规矩跑到文姨娘那里去告状?不知这府上谁才是当家主母吗?”

既然她解释不通,就无需解释。

她就嚣张跋扈怎么了?!

云烟本以为云裳会与她争辩谁对谁错的事情,没料到云裳提都没提,直接指责文韶丽没有权利管这件事。她心中暗骂云裳学狡猾了,暗中悄悄掐了玲儿的胳膊一下。

玲儿得了示意,立刻反驳,“请二小姐慎言,现在谁不知道文夫人是皇上亲封的一品诰命,二小姐就不怕——”

啪!

云裳又是一鞭子抽过去,打断了玲儿的话。

“主子讲话,哪轮到一个奴才插嘴?!”

今日,她就坐实这嚣张跋扈。

“啊……”

云裳这一鞭子可没有留力,玲儿的胳膊上直接被打出了血印子。

“二妹妹这是做什么?玲儿打小跟在我身边,我与她情同姐妹,她刚刚是护我心切。不过是替我说了两句,就算有错,训斥几句就好了,你怎么能打她?”

云烟掏出随身携带的锦帕给玲儿包扎伤口,急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任谁看上去,都是主仆情深的画面。

可她们却没有深思,都急哭的人,怎么还能把话说的如此清楚有条理。

府上并不是所有下人都在嘲讽云裳,可这会见到云裳二话不说打了云烟的婢女,心里已经站在了云烟那一面。

面对云烟的指责,云裳轻笑,玩味道:“你的侍女为你说话是护主心切,问我为什么打她。为什么我的侍女替我说话被打,我不能为她做主,让她打回来?”

言罢,云裳握着手中的鞭子,朝面色苍白的云烟走去。

“还有,我倒是想问问,这几个奴才背后妄议主子,是谁给她们的胆子!”

云烟本就比云裳矮上一头,气势更是被完全压住,面对云裳的质问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众目睽睽之下,云烟毫无还手之力,眼睛一闭,直接晕了过去。

“小姐,小姐您怎么了。快来人,小姐晕过去了,赶快帮我把小姐送回去。”

一顿手忙脚乱之后,云烟被抬回了她的院子,据说连太医都请来了。

至于她是真晕还是假晕,云裳并不关心,让小金和锦绣处置了那几个下人。

文韶丽和云烟想要借机敲打她?

门都没有。

她这一番雷厉风行处理了这件事后,府上就没人敢闲言碎语了。

同样,通过她的那番质问,也让人心中重新有了判断。

云烟刚回府不说,还受了伤,这边发生事情第一时间赶了过来,真像她说的那么简单?

还有,云裳打了玲儿,云烟就哭着质问,可云裳过来,本就是因为她的贴身婢女被欺负了。至于为什么打架,她们可是亲眼所见,侍女维护自家小姐没错。

反倒是这么一闹,很多人看到了云裳不同一面。

无论是云家还是京城,都在传云裳嚣张跋扈没脑子,可这一番表现,逼得云烟晕倒离开,真是草包?

*

云裳傍晚听小金回来跟她说,云沧气势汹汹找了谢缨慧,没一会就灰溜溜出来了。又跑到了周芮淑那边,也没有什么结果,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。

小金回来不久,去了忠勇侯府的锦绣也回来了。

“小姐,世子说,事情已经有了眉目,让您再等上两日。”

云裳气不过文韶丽成为一品诰命夫人,有了谢清安这句话,心里的气终于顺了。

文韶丽跟云烟,就让她们再乐呵两天!

“小姐,您真不去求求侯爷进宫找皇上吗?”

锦绣不明白云裳为什么找谢清安而不找忠勇侯,要知道那位世子爷对她们小姐向来冷淡,哪里会管小姐的事情。

换做前世,云裳肯定会去找忠勇侯,她习惯了依赖外公,觉得天大的事外公都能解决。

直到后面才发现,外公老了,他一个人坚守忠勇侯府并不容易。

所以这一世,换她来守护娘和外公。

*

云烟的院子,送走云沧后,文韶丽急忙进了房间。

“烟儿,试探出来了吗?那个云裳真如你说的那样不简单?是忠勇侯和谢缨慧在背后给她出主意吧,她一个草包,哪有那般心思。”

听到这话,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坐了起来。

“草包?看来大家都让她骗了,没想到她才是藏得最深的那个人!”


“确切消息,太后跟文夫人是旧相识,每次去清澜寺都是文夫人陪着,很多人目睹过。”

“怪不得,我就说右相八年前就找到了人,偏偏今年才娶进门做正妻,感情是太后在背后撑腰。”

“这样说来,谢家那位岂不是被算计了?”

类似的话肯定不敢明面上议论,都是私下底偷偷讨论,架不住消息太令人震惊,讨论的人多了,就流到了外面。

确定这个传言真实可信的话,足以肯定谢缨慧是吃了哑巴亏。

“怪不得一病不起,听说人就要不行了。”

“换谁遇到这种事情都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“迎亲那天已经被阻拦了,让那位大小姐找人抬进去做了妾,按理妾室永远不能成为正妻,这位没几天就成了一品诰命夫人,你们想想……”

“云烟救了太后,真是巧合?”

“她前脚救了人,后脚她娘就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。”

“太后去清澜寺进香,每次都跟着上百护卫,就算真遇到刺杀,怎么会轮到她一个弱女子救人?”

之前大家更多的是讨论南国奸细,猜测南国是不是想要挑起争端。

后来云烟直接被封郡主,文韶丽母凭女贵,多少人艳羡,没人深究此事的合理性。

今日听人一说,仔细这么一想,事情的确不太对劲。

遇到刺杀的人可是当朝太后,楚文帝极其孝顺,派去保护太后的人比保护他自己的人还多,刺客是怎么近身的?就算近了身,那些护卫都死了吗?哪轮到一个弱女子挡剑?

最重要的一点,对外说云烟救太后受了伤,可第二天就回了相府。

看上去倒是像受伤的样子,却未免好的太快。

“听说看病的人是宫里太医,没有其大夫检查过伤势。”

“难道不是太后为了感激她吗?”

“也可能是为了掩藏什么。”

“那位可是太后,真会配合云烟做这种事情?”

百姓们还是觉得此事离谱,有些难以置信。

亦或许是他们不敢相信。

云家。

小金从外面跑进来,“小姐,你猜我探听到什么了?”

云裳放下手中的棋谱,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,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小姐。”小金四下看一眼,确定四下没人后,凑到云裳身边,压低了声音道:“外面都在传,文姨娘与太后是旧相识,是太后给文姨娘撑腰,老爷才会做出迎娶她的荒唐事。

她计划落空后,太后又配合云烟唱了一出戏,刺客的事是假的……

呸!我当初还骂过南国,哪曾想是云烟想出的龌龊事。”

小金忿忿不平的骂着,文韶丽母女实在太狡猾了。

闻言,云裳只是笑笑,“是吗?有这种事?出去别乱说,小心招来祸端。”

“我知道了小姐,您一点都不惊讶吗?”

“嗯,我很惊讶,胆子可真大。”

云裳惊讶的是,云烟真的大胆,说服太后陪她作假。同时也感叹于太后胆大,这种事情一旦拆穿,楚文帝营造出来的好名声可就要破碎了。

至于这些议论,她可一点都不惊讶。

若不是她找谢清安帮忙,哪里会有消息传出去,就算是真有人发现了,也不敢说出来。

说出来了,也没人敢议论。

议论皇室的事情,可是要杀头的。

但!

有人带头就不一样了,说的多了,人胆子就会变大,跟着一起讨论。

小金不知云裳心中所想,吓得缩了缩脖子,“的确胆子很大,连太后的事情都敢非议,搞不好会被抓起来。”


“怕是出了什么问题,我得亲自进宫一趟。”

文韶丽心里也有些慌,她们花了很多银子才打点了在太后身边侍候的青兰,每次出了事,太后什么态度立刻传过来,才能第一时间想到解决之法。

结果这次任何消息都没传出来。

云烟打扮一番后进了宫,她被封为郡主后,就有进宫的资格。虽说现在不是郡主了,可宫里那些人知道太后喜欢她,还是将人带了过去。

只是!

她走到门口就被拦住了。

“云小姐,太后近些日子身体不舒服,您回吧。”

一听这话,云烟心中不好的预感更甚,笑着道:“又是老毛病犯了吗?我进去给太后按一按,上次太后说很舒服。”

太后有头疼的旧疾,云烟为此跟大夫学了一些手法,可以帮太后缓解。

单是聊天,哪会这么喜欢她。

“云小姐,这些事自有太医,您回吧。”

“这些是我亲手做的点心,太后很喜欢吃,劳烦姑姑帮我转交给太后。”

“皇上叫御膳房送了很多吃食过来,云小姐还是带回去吧。”态度虽然客气,可拒绝之意明显,摆明是得了太后的旨意。

云烟咬了咬唇,她知道今日是进不去了,看来上次的事情让太后很生气。

或许——

青兰都受到了牵连。

“好,我下次再来看太后。”说完,装作不经意道:“青兰最会说笑了,让她多给太后讲些趣事,太后每次都能被逗笑,说比吃药还管用。”

“青兰已经不在太后身边伺候了。”

青兰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,其他人只当她惹恼了太后,才会被突然送走,便直接跟云烟说了这事。

云烟心中咯噔一声,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

她最怕的,就是青兰替她说话传消息的事情被发现,太后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欺骗她。

“原来